欢迎大家访问集美大学航海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党建思政

杨庆文校友——风浪里铸就海事忠魂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2015-10-16      更新时间:2015-10-16

风浪里铸就海事忠魂
来源:中国水运报 2009-03-27
  凤凰涅槃,不是死亡,而是永生。
  杨庆文是海事队伍的一员,为维护国家主权而殉职,虽然离开这个世界,但他的精彩人生升华为一种精神,化作永恒。
每一次船舶安全检查,杨庆文都一丝不苟。图为杨庆文检查舵机。
  涅槃之路——风浪里我先上
  我国的珠江口担杆岛附近水域,因金融危机寻找不到货源而非法锚泊的外国籍船舶越来越多。它们未经海事部门同意,擅自锚泊,使本来就十分紧张的锚地和繁忙的航道更为拥挤,违反了我国有关法律法规,侵害了我国海洋权益,对水上交通安全和水域清洁构成了威胁。根据中国海事局的统一部署,广州海事局及时组织专项整治行动,对这些非法锚泊的外国籍船舶进行清理,杨庆文作为业务精英被选派参加此次专项活动。
  杨庆文随着我国最大的海事巡逻船“海巡31”组成的海巡编队对珠江口航道和20多个锚地进行巡航监管,先后对多艘涉嫌违法船舶实施登轮检查,责令30多艘非法锚泊的外国籍船舶离开该水域。
  3月14日下午3时许,编队在担杆岛以北水域发现一艘2万吨级的集装箱船“LEDA TRADER”(勒达商船)轮违法锚泊。杨庆文通过甚高频用英语呼叫,要求该轮遵守我国有关法律,立即离开。该轮却找理由搪塞,拒不离开。于是,编队指挥员令杨庆文和方同林、吴璋三位执法员登轮检查。杨庆文3人受命后,立即穿戴好救生衣和安全帽,乘工作艇向2000米外的“勒达商船”轮驶去。
  “勒达商船”轮干舷高达10米,甲板放下的引水梯长度不够,只得改放舷梯。载着杨庆文等三人的工作艇逐步靠近舷梯。当同事吴璋正要登梯时,杨庆文说: “让我先上吧!”当杨庆文准备登舷梯时,突然一个较大的涌浪袭来,舷梯摆动,撞到杨庆文后脑,他当即昏倒在工作艇的甲板上……虽全力抢救,但终因伤势过重,他在离40岁生日还差20天的时候,为中国海事事业、为了海域主权献出了宝贵生命。
  “让我先上吧”是杨庆文留给同事们的最后一句话。杨庆文以短暂生命岁月,既照亮了自己的人生之路,也让海事之魂熠熠生辉,给人们留下宝贵的精神财富。
  为了慰藉这位忠诚的海事战士,遵照家人的嘱托,他的骨灰被撒在了他殉职的海域。他悲痛欲绝的妻子向组织提出了唯一的要求——杨庆文生前最大的愿望是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希望能追认他为共产党员!
  成长之路——兼具军人、海员、学者品质
  杨庆文完全继承了作为新中国第一代远洋船员父亲杨恒足的秉性:宽厚而勇敢、严谨而朴实、好学而勤奋。周围的人这样评价杨庆文:在他身上,可以同时看到军人、海员与学者的优秀品质。
  半辈子奔波在海上的父亲,却能够用短暂的休假时间给杨庆文兄弟俩灌输良好正直的教育;而慈祥的杨妈妈,也从不用为儿子的学习操心。“生活井井有条,学习刻苦向上,就是家务活也干得精细周到。”二位白发人泪水潸然而下,告诉记者:“从小学到高中,庆文一直是班长或学习委员,成绩总在前5名。”
  在父亲的直接影响下,杨庆文也立志航海事业。高中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集美航海学院轮机专业。1989年5月,杨庆文完成学业,其中还怀惴着一份象征极高荣誉的证书——美国有史以来职位最高的华裔人士、被称为“华裔女杰”的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签发的木兰奖学金证书。2001年到2002年杨庆文参加了中山大学EMBA学习班,继续他的学习征途。
  “做事一丝不苟的他,无论是家庭规划,还是事业发展,都有着明确的目标与计划性。”妻子陈朝华泪眼婆娑地回忆起她与杨庆生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也正是杨庆生的严谨与朴实打动了她。
  陈朝华的职业是警察,杨庆文在与她谈恋爱时,正在香港公司工作。初次约会时,杨庆文骑的却是一辆28寸的老式自行车。其实,按照当时的收入,杨庆文连小轿车都买得起。然而,正是这个朴实的小伙子,在确定恋爱关系后,就对经济条件较差的未来岳父岳母作出承诺:“您二老不仅可以把我当女婿看,还可以把我当儿子看,我会照顾好二老的。”后来的生活证明,杨庆文不愧为孝顺的女婿和儿子。
  初为人父的杨庆文,在女儿还未出生的时候,就交给妻子一个大大的牛皮本,希望共同记下孩子成长的点点滴滴。这本用时间与爱写成的日记,在女儿出生后命名为《杨君灵成长备忘录》。如今,女儿8岁,性格活泼,聪颖可爱,杨庆文的优秀品质得以在女儿身上延续。
  寻觅之路——希望能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杨庆文似乎一直在寻觅,寻觅着一种精神的归宿。
  他在外企工作17年,换了三份工作。每份工作都是从最基层干到管理岗位,然后毅然离开。他说:“在外企工作,我感觉没找到组织,我缺少归宿感。”
  1989年,从集美航海学院毕业后,杨庆文在香港华通船务公司开始了第一份工作。他从职位较低的轮机助理做起,完成了三管、二管、大管、轮机长职务的晋升。此间,杨庆文还练就了一口纯正的美国英语。2003年,华通公司重组后,杨庆文离开,来到法国DELMAS/新加坡ASP公司。在这里,他又从零开始,从一位普通的快递员做起,2年后就走上华南区总经理的岗位,但杨庆文还是找不到归宿感。2005年,杨庆文又进入挪威UNITOR船舶服务公司,他的好学与勤奋,很快就被该公司任命为华南区业务经理。周围很多人对他投以羡慕的目光,他却高兴不起来。他说:“在他们公司我干得特别不爽,虽然有月薪近万美元的收入,但每次唱人家的国歌时,心里就不是滋味。”曾经行船跑海、周游世界的他,祖国的概念在他的脑海里特别清晰。
  杨庆文曾经对海事的同事说起他在某外轮任职时的一件事。那是多年前的一天,他随公司一艘集装箱船从香港到广州港途经珠江口外水域时,机舱排出大量污油水,在船尾后部留下一条长长的黑水带。杨庆文发现后立即跑到机舱找到船上的外籍轮机长,责问他为什么在中国水域擅自排污。轮机长诡秘地笑着说:“杨经理,在该海区排污没事,中国管理部门难以监管到这里。”
  “中国管理部门难以监管到这里”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杨庆文。从此,杨庆文暗下决心,有机会以自己的能力来为祖国的海事出一份力。
  机会终于来临。2006年8月,广东海事局决定从航运企业招录一批有航海经历的船长、轮机长。杨庆文在香港得知消息后,立即放下手头工作返回内地报名。一些人不理解地问他,你在外企位居“华南地区业务经理”,一年收入近60万港币,为什么要报考一个小小的“海事员”呢?他说,我在寻找一份归宿。
  杨庆文以甲类轮机长总分第一的成绩被广东海事局录取,成为了一名海事人员,从此放弃优厚待遇。2007年10月,他实习结束按时转正。他转正后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将半年前已经写好的入党申请书又工工整整地誊写了一遍,递交给党支部。他在入党申请书中说:“我一直以来对党心存向往,但因长期工作在外企或外轮,没有机会向党组织靠拢。现在,我成为中国海事的一员,我渴望要求加入党组织。”2009年2月,经过党组织的考察,杨庆文被列为入党积极分子。
  杨庆文进入海事队伍虽然只有短暂的三年,但他似乎为此足足准备了20年。
  求索之路——中国一流的PSC检查官
  杨庆文成为一名海事人后,强烈的使命感与责任感,激发出他藏在内心的爱国热情与进取动力。他首先开始夜以继日地学习,简直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以弥补海事专业知识的不足,用最快的速度实现角色的转换。
  起初被安排到广州海事局沙角采砂现场监管点这个艰苦的岗位上,他竟如鱼得水,勇挑重担,为的是尽快熟练掌握海事业务。同事林飞鹏说,许多次,与杨庆文搭夜班值守,他要么选择下半夜,要么就是工作一整夜。他的理由很简单,多学习,快适应。一次,林飞鹏醒来时,已是凌晨6点,杨庆文此时已经连续工作10多个小时,办理船舶签证手续达150艘次。林飞鹏责怪杨庆文为什么不叫醒他,杨庆文说,签证特别多,正忙得起劲呢。只经过短暂的三个月实习,杨庆文便熟练地掌握了海事相关业务。
  接着,杨庆文又被安排到广州船舶安全检查站实习5个月。这5个月的时间,杨庆文凭借良好的基础以及勤奋好学的态度,彻底地征服了安检站的每位同事, 在同事们的强烈要求下,他正式被分配到安检站。
  来到安检站,杨庆文一边如饥似渴地抓紧时间学习PSC(港口国监督)程序、国际公约、技术规范和相关规定,一边有计划地对各种类型的船舶的结构特点和检查技术进行了解和熟悉,虚心向资深安检员请教,并利用一切机会与船级社验船师、船公司机务主管、高级船员等进行沟通交流。妻子陈朝华告诉记者,杨庆文下班后,经常学习到凌晨一两点,都是催着休息的。凭着对专业技术永无止境的追求和百折不挠的精神,一系列国际海事公约中英文对照的“大部头”,15000多项条款的内容,硬是被他啃下。由于英语基础良好,还被同事们称为“海事英语的活字典”。
  今年1月22日,杨庆文和同事罗超受命到广州新沙港对“格蕾卡”船散货船进行PSC检查。“格蕾卡”船是由英国“劳氏”船级社签发的《船舶检验证书》,10天前刚在美国接受了PSC检查。高傲的希腊籍船长安东尼奥认为,中国的PSC检查肯定查不出什么问题的,并骄傲地拿出美国《港口国检查报告》给杨庆文看。杨庆文彬彬有礼而又严正地要求检查,结果被查出机舱油柜测量管关闭,没有安装手动火灾报警按钮。在事实面前,船长没有了当初的傲气,悻悻地接过杨庆文手中的《亚太地区谅解备忘录检查报告》工整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消息传到英国“劳氏”船级社广州办事处负责人默里那儿,默里亲自带领2名验船师来到广州船舶安全检查站就存在缺陷进行争辩。杨庆文以流利的英语、引用公约条款的准确,使默里彻底信服。默里先生准备离开时,突然向杨庆文伸出大拇指用不太流利的中国话说:“中国PSC检查官,一流的!”杨庆文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具备了PSC检查官的能力与经验。
  奉献之路——最有效监管就是最优质服务
  杨庆文常对同事们说,我们安全检查员不仅要能发现受检船舶的安全隐患和缺陷,更重要的是让受检船舶能及时整改缺陷,并避免类似缺陷再次发生,让行政管理相对人满意!
  2007年4月,广东境内电煤告急。23日,杨庆文赶到广州港新港西基煤碳专用码头,对即将驶往澳大利亚抢运电煤的6万吨级“新靖海”号实施开航前检查。他在机舱阴暗的角落里发现应急发电机油柜竟然是透明的,便推断油柜缺油。这可能导致在紧急情况下,应急电机无油不能启动,无法给船舶提供动力,直接威胁到船舶航行安全。但船方轮机长坚信已加满油。于是,他与船方一条管路一条管路地检查,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分析,最后查明是由于船员的误操作,导致应急发电机连续运转100多个小时而将油柜的油耗尽。杨庆文继而又督促船公司举一反三,对全公司船舶下发通知,提醒各艘船舶避免类似缺陷发生。他因此被船员亲切称为“贴心人”。
  作为我国新一代PSC检查官,面对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种族和宗教信仰的船员、船东代表,杨庆文坚持依法监督,尊重国际惯例,不亢不卑,展示出中国海事对外的良好形象。
  今年3月12日上午,广州船舶安全检查站接到广东粤电航运有限公司通知,告知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AMSA)撤消了广州籍船舶“粤电6”轮的滞留。这也是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首次在东京备忘录撤销对中国籍船舶的滞留,有效地维护了中国籍船舶在国外的合法权益和声誉。而这种影响,是进入安检站仅一年时间的杨庆文和同事们积极努力的结果。
  杨庆文在进入安检站的一年时间里,直接参与港口国监督检查船舶200多艘次,发现缺陷1500多项,英文描述条条精准,对低于公约标准的15艘船舶实施滞留,维护了国家主权和水域安全,赢得了外国船级社、代理人、船东代表和船员的尊敬。他以有效的监管和优质的服务,不仅赢得了行政管理相对人的称赞,而且降低了从广州港始发的中国籍船舶在国外PSC检查的滞留率,维护了中国籍船舶的声誉。
  话语不多的杨庆文,非常善于思考,称同事称为“内秀型人才”。“他不轻易发表意见,一旦开口提出建议和意见,往往掷地有声,实实在在,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广州海事局船舶安检站站长徐伯友回忆这位“爱将”时告诉记者,“生前,他正报考评定A类PSC检查官,而一般相关专业的应届毕业生要达到这个水平,需要8年的时间。”
  今年,杨庆文还被指定作为主要负责人代表中国海事局承担着另一项重要工作——用英文起草和编制接受IMO(国际海事组织)审核的文件体系。这项工作需要对实施新的国际公约进行透彻理解。在较短时间内,杨庆文完成了大部分的工作。杨庆文将有关工作资料拷贝至U盘,以便在本次珠江口非法锚泊船舶的专项整治工作之余完成最后的工作。然而,命运却没有给他机会,留下巨大的损失与遗憾。
  “慎言、细思、有能力……”徐伯友声音哽咽地评价杨庆文,“海事痛失干将啊!”幸运的是,杨庆文将他对海事事业的执着奉献、锐意进取与无限忠诚化作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留给了中国的海事事业。
  记者手记
  为航海而生 为主权而逝
  珠江为之呜咽,海风为之哀鸣。
  蓝色的书签,永远停留在中英文版的《国际海事条约汇编》;和善的笑容,永远定格在同事们的心间。泪水无数次蒙住同事的双眼,洗礼亲人的面颊。海事痛失英才,父亲痛失骄儿,妻子再不见爱夫,女儿从此别离慈父。
  初春南粤,狂风骤至。刚刚成长起来的优秀PSC检查官杨庆文,在海事最需要的时候,不幸因公殉职,留给人们的唯有扼腕叹息。杨庆文走了!他走得辉煌而壮烈,走得豪情而勇敢,留下他潇洒的背影和精彩而短暂的人生。
  杨庆文在家庭、单位和社会中,扮演着一个近乎完美的角色。20岁时,他获得航海学校象征荣誉的奖学金——木兰奖; 37岁时,他放弃近万美元的月薪,毅然加入海事队伍,自豪地说:这才是我的归宿。回首20年的工作岁月时,他说,我在外漂泊了17年,我回家了,终于找到了组织,于是他第一时间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还说,我终于可以切切实实地为我的祖国工作了。40岁生日还差20天的时候,他勇敢地对同事说,风浪里,我先上。最终,他为国家的主权和荣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他为航海事业而生,为国家主权而逝。他坚定着自己的理想,随时准备报效祖国、献身海事;他牢记着自己的责任,恪尽职守、执著实干;他不断地提升着自己的能力,超越自我、追求卓越;他严谨细致、精益求精地加强专业知识修炼,树立了海事的良好形象。他用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曲新时代的海事之歌!
  噩耗惊动了部海事局梁晓安书记,得知消息后,梁书记第一时间赶到杨庆文家里,为这位海事队伍中的骄傲送上最后一程。他的骨灰飘撒在他殉职的那片海域,永远与大海相伴。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嘉庚路1号 Copyright 2017-2018 集美大学航海学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