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访问集美大学航海学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校友工作

世界上首次全程漂过虎跳峡的人——记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队长王岩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2017-06-19      更新时间:2017-06-19

漂流长江,理所当然应由龙的传人揭开第一页

 

  全长6218公里,落差5400的长江,是世界上第三长河,又是世界长河中落差最大的。它是中华民族的摇篮,是我们民族的象征和骄傲。它有成百上千的激流险滩,是世界上唯一没有进行过体育性质的漂流探险的长河。人们公认,漂流长江是“地球上最后一次真正的探险。”

  1986年秋天,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勇闯虎跳峡、力克劳军滩的壮举轰动了全国乃至全世界。这个壮举开始解开古老长江之谜,结束长江自古无人漂流探险的历史。

  这支漂流队的队长王岩是集美航海的83届毕业生。王岩,这个八十年代的青年勇士,岩石般坚硬的汉子,用炎黄赤子的一腔热血,以勇于探索的大无畏精神,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拼搏,成为了世界上首次全程漂过虎跳峡的勇士。位于川、滇交界的会东县为之倾城而动。这块当年中央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又一次掀起暴风雨般的狂潮。

  当王岩接受《中国交通报》和《四川交通报》采访时,他平静地讲述着不平静的漂流经过,他说:“我漂长江,说来也偶然。去年看到关于尧茂书的报道,我很动情。早在集美航专,我就下决心,这辈子要干几件痛快事。漂流长江是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为什么不闯荡一下呢?于是我就给中国科学院成都分院写了一封报名信,并很快得到答复。”

  王岩认为:“长江是中国的骄傲,漂流长江,理所当然应由龙的传人揭开第一页。”

  1986年春节,王岩请了公休,自费到长江上游进行实地勘探。随后,王岩和队员们先后在成都陆军学校和甘孜州进行身体素质和高原气候适应的训练。6月中旬,他们移师源头,下筏开漂。

 

闯江胜过鬼门关

 

  波激浪涌的万里长江,奔腾跌泻,徐徐疾急,深峡陡峻,礁石密布。

  以王岩为队长的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跃身于波谷浪峰,于1986年6月14日漂流过万里长江第一桥——沱沱河大桥;28日抵达曲麻莱。7月上旬,征服了八百里通天河的首批长江漂流勇士们安全抵达直门达。

  7月20日上午9时,王岩等勇士们从直门达大桥下水开漂,直至四川巴塘,去完成对金沙江山段的漂流。金沙江比通天河浪更大,水更急。“闯江胜过鬼门关”,在天险的金沙江中漂流,是一场九死一生的搏斗。队长王岩、副队长何平和队员孔志毅、颜柯、杨勇、周洪京、李大方、逢春、杨斌、兰为可等10人组成了精悍的“敢死队”,分乘“攀钢”号和“前卫”号两条橡皮船挥辑乘风冲漂,于7月24日下午冲到四川白玉县境内的卡冈大滩。这是一个乱石遍布的特等险滩,150米内就排列着三个台阶似的大跌水,全滩落差达28米左右,浪高能达14米。一场严峻考验摆在勇士们面前。

  正当王岩他们在商量作战方案时,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架着两条大型橡皮船和两只球体密封船漂到。两队商定联合闯滩,由王岩、孔志毅与洛阳队二人登上密封船冲滩,“攀钢”号和“前卫”号作接应救护准备。恶浪中,载着王岩等4人的密封船漂下第一个大跌水。一排有两层楼高的大浪狠盖了过来,密封船不见了。半分钟后,密封船又在大浪的呼啸声中被卷出浪谷,冲了下来。“前卫”号赶紧接应,卡冈大滩被征服了。但“攀钢”号却被水冲走。

  由于“攀钢”号的丢失,只好由王岩等6人登上“前卫”号,继续漂流。7月26日,王艳他们冲到洛格时,再度与洛阳队合作下漂。27日下午五点多,探险队遇上了漂行1300多公里以来的最大浩劫,孔志毅不幸蒙难。王岩等3人上岸后,艰难地爬上50米高的绝壁。他们在金沙江西岩西藏贡觉县境内的深山密林中饿了四天,靠吃野杏、树叶、生鱼甚至蜗牛维持着生还的希望。由于只穿着短衣短裤,打着赤脚,一到夜晚,他们就只能挤在石隙里,抱成一团抵御刺骨的寒风,脚上扎满了刺,每天都是血淋淋的。8月4日,这3个被饥饿、寒冷和伤病折磨得快倒下的硬汉,终于发现了村庄。

  9月上旬,刚刚攻克了金沙江奇险的王岩等漂流队员,又打响了征服虎跳峡的战役。虎跳峡位于云南省境内的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之间。全峡长16公里,落差207米,两岸高山夹峙,峭壁耸然,峡中流急涡旋,险滩密布,分上中下三个虎跳。

  9月4日上午,漂流队在距虎跳峡约1公里的上游江面下水试漂。14日上午11时,漂流队再破上虎跳鬼门关,改写了自古以来无人漂流虎跳峡的历史。9月19日,王岩和队友杨欣乘坐“中华勇士二号”漂流下虎跳。他们通过5、6米高的跌水,在10余米高的巨浪和一股股乱水、回水中旋转起伏前行。经过29分钟的搏斗,13点14分,两位勇士在波西下滩起岸,胜利通过下虎跳。

 

我是属虎的,我的愿望是冲过虎跳峡

 

  为了加深人类对征服虎跳峡能力的认识,长江科学考察漂流队决定用同一只船尝试一次征服除上虎跳滩以外的所有其它大滩。这实质上是要一次漂完除两个滩外的整个虎跳峡。它是迄今虎跳峡漂流探险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战。

  9月24日上午10时,各接应点、观察点和指挥点准备就绪后,科考漂流队的“双雄”——王岩和颜柯下到泊着“中华勇士”号橡皮船的江边。任务的艰险,使这次分别有着永别的悲壮,留下来的队友们含着热泪拥上前去紧紧挽着“双雄”的手。队长王岩深情地和队友们拥抱后,义无反顾地说:“我是属虎的,我的愿望是冲过虎跳峡,成为漂完虎跳峡全程的第一人。万一失败牺牲了,我希望其余队员不要气馁,要为全队争气!”

  下午1时许,“中华勇士”号冲过两个大滩后又被卷进一个洄水搁浅,在水下石头上听凭狂浪击打束手无策。王岩、颜柯在舱内呼吸急促,请求来人推船。跑到现场的队员木呷等人听见呼叫后,不顾一切地从几百米陡坡冲下,拚尽全力将船推出洄水。密封船过了牙叉角下滩,漂向最恐怖的满天星滩群第一个大跌水。船一个跟斗翻个底朝天,舱内对讲机被打坏,而岸上的观察点并不知道,仍一个劲地向舱内报告:“船顺利过了大跌水……”

  此时,舱内已“乱”成一团。王岩、颜柯在狭小的空间里上下左右不断翻滚,完全失去平衡,浑身青一块紫一块。他们双手死死拽住舱内绳索。“中华勇士”号虽然被狂浪打掉了七八个内胎,仍顽强地浮出来。“满天星”中最可怕的是几米高的大卷波浪到了。只见勇士号迎头冲出。巨大的胜利是船在水下仅三秒钟就浮出来骑上浪峰,胜利地冲完了满天星滩群,船体奇迹般无啥损伤。

  舱内两人与外界联络中断,只能凭感觉知道水势平静,但这平静却暗伏杀机!威名赫赫的中虎滩迫近了。上次洛阳队的船正是在这里被撕成几瓣,一人牺牲,一人遇险。“中华勇士”号突然停了一下,好像要思考一下怎么下滩。几秒钟后,船掉入主径,江水极快地将船冲下近十几米宽的中虎跳大跌水。“轰”的一声巨响,勇士号撞在锋利的大礁石上,一个内胎当场爆破,一个舱门被打掉。江水汹涌而入,颜柯急用背去堵。不料,一个巨浪打来,将他猛地打到对面王岩膝头上,王岩慌忙抱住他。勇士号虽然坚固,此时也身负重伤——坚固的船体中部硬被撕开一米多长的裂口,舱内进水齐脖,王岩俩边随船翻滚边喝水,肚子胀得鼓鼓的。几分钟后,核桃园接应船发现了勇士号,立即划出接应。不料勇士号贴着玉龙雪山绝壁疾行,无法截住。勇士号未按计划停留休息,一鼓作气连过倒角滩群、下虎跳和波西滩群。3时19分,“中华勇士”号在波西下滩下游一回水处靠岸。王岩、颜柯竟奇迹般自己爬上了岸。

  成功了!曾闯过上虎跳的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队长王岩成了世界上全程漂过虎跳峡的第一人。

地址:福建省厦门市嘉庚路1号 Copyright 2017-2018 集美大学航海学院 All right reserved